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主食岚泉岚无差 泉真天雷
不定期删

【泉岚】『knights』身体互换事件全记录


  阅读须知

  请务必阅读
  
  -清水所以严格来说泉岚泉无差
  
  -雷 ooc严重 没有文笔
  
  -交换身体梗 有私设

  -不一定有后续
  
  -看到中途有不适请马上退出,被雷不负责

        -“鸣上岚”指濑名泉 “濑名泉”是指鸣上岚
  
  
  
  
  
 

 
  
  
  
  
  
  
==========================    

  
  

  
  濑名泉在清晨六点多就被门铃声吵醒,也不知门外那人是怎么想的,在门口起码站了有十分钟,到现在濑名泉醒得不能再醒,想装作没有听见继续睡都不可能了。
  
  从床上坐起来的那一刻,濑名泉想马上躺下然后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而已,然后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不过事实告诉他,就算他再希望这只是个梦也不可能。
  
  他确实在一个完全陌生但是风格却谜之熟悉的房间醒来了。
  
  现在濑名泉只希望知道自己还是不是“濑名泉”,毕竟被人从自家床上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全然没有感觉,他再怎么也不可能睡成那样的死猪。
  
  而且,门外那人现在可能是觉得按门铃已经没有用了,吵得让濑名泉想打人的门铃声已经改成了让现在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的濑名泉更想打人的急促敲门声。
  
  “啊啊,超~烦人!”濑名泉习惯性地抱怨了一句,却发现这声音虽然陌生却有种没由来的熟悉。
  
  濑名泉没有想那么多,侧头看到床头柜上熟悉的梦幻风雕花小镜子,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濑名泉几乎是瞬间打开镜子,看着镜子里阳光似的金色短发和紫水晶般通透的柔和双眼,这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脸,濑名泉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说,他和鸣上岚互换了身体的话,会在这个时间来找他的人,只有一个可能——鸣上岚!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濑名泉忽然明白了之前不详的预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濑名泉以他认为的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向鸣上岚家大门。毕竟他还不希望今天早上娱乐头条是:
  
  “某当红组合濑名姓男子清早到其队友某鸣上姓男子家中究竟意欲何为!?带你走进不为人知的娱乐圈秘闻!”
  
  “震惊!某知名模特与后辈的情感纠葛!清早叫门的背后隐藏这什么样的事情真相?!”
  
  濑名泉开门之后,面对的就是穿着校服的“自己”。
  
  濑名泉站在比现在的濑名泉还要矮上几公分的“自己”对面,审视着穿着校服的微笑的“濑名泉”或者说,鸣上岚。
  
  “泉酱一直不给人家开门呢~”鸣上岚一边对濑名泉抱怨着一边轻车熟路地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撑着头看着濑名泉。住着鸣上岚的濑名泉身体的表情库似乎也被清空重塑了,现在娇嗔的表情怎么看都绝不是濑名泉会做出来的。
  
  濑名泉在鸣上岚进来时就关上门,索性鸣上岚住的公寓挺高级,还不至于出现狗仔。说实话,只算今天早上,濑名泉就不只一次庆幸他和鸣上岚现在都是一个人住。
  
  濑名泉关上门后,靠在单人沙发旁,“你准备怎么办?”
  “嗯嗯?”鸣上岚看看穿着睡衣的濑名泉,“泉酱先换身衣服吧~现在只能人家暂时作为泉酱,泉酱作为人家了吧?先看看明天会不会就换回来了。”
  
  濑名泉却在鸣上岚说完后表示同意,接着以模特在后台换衣服的速度换好了衣服,然后刷牙洗脸顺便敷了个面膜。现在他心里只有一句话,鸣君的面膜挺不错啊。
  
  鸣上岚干脆自己进到房间,收好今天可能会需要用到的东西,拉上已经保养好皮肤的濑名泉,往学校赶。
  
  二人在梦之咲学院门口碰上的『knights』的末子,刚刚从私家车上下来的小少爷朱樱司。
  
  见到一同来上学的濑名泉和鸣上岚,朱樱司显得有些惊讶。
  
  “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居然会一起来学校呢,真是少见。”朱樱司这么说着,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一些不对劲之处。
    “只是在路上碰到了而已。”住在濑名泉身体里的鸣上岚如是说,把濑名泉平时说话的口吻和表情模仿了十成十的像。
  
  真正的濑名泉紫水晶一般的瞳孔放大,而后濑名泉深吸一口气,学着鸣上岚平时的口气,道:“啊、啊啦~会在这里遇见小司司还真是巧呢~我们一起走吧?”濑名泉或者说“鸣上岚”话音未落,就看见了“濑名泉”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差点儿下意识地说一句,鸣君真是超~烦人的。
  
  濑名泉说完后,以为自己会很不适应这样的说话方式,却发现似乎没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又好像哪里都不对劲。
  
  没想到,鸣上岚虽然一副憋笑的表情,却还是很快恢复了平时濑名泉的态度,“超~烦人啊!不要聊天赶紧走啊,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哦?”
  
  朱樱司像是才反应过来他们在学校门口站着聊天有好一会儿了,急急忙忙往前几步说道:“前辈我们走吧。”
  
  “濑名泉”一脸不耐烦还是跟上了,如果认真看能看出他眼中完全没有隐藏的笑意,“鸣上岚”笑眯眯的脸让朱樱司看到的话,可能会觉得像是濑名泉没收他零食时的愉悦表情。
  
  然而朱樱司只看到他的两位前辈在咬耳朵,还是濑名泉凑到鸣上岚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让朱樱司一度怀疑,濑名泉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然而确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濑名泉是被附身了,但不是被脏东西,而是被他亲爱的鸣上前辈。
  
  事实上,鸣上岚只是想跟濑名泉吐槽他俩的演技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朱樱司表面上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但是他不敢大声说,只好做出了濑名泉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
  
  “超~烦人啊!”濑名泉小声回了鸣上岚一句,“现在就回到各自的班级。今天放学之后『knights』还有训练。”
    “呼呼,知道了,泉酱~人家会小心的。”鸣上岚再次习惯性露出了濑名泉平时除了见到二年级某游木姓后辈时,很少出现的愉悦笑容。水蓝色的眸子带着笑意注视着严肃的濑名泉。
  
  濑名泉看着自己的身体露出的笑,心中没由来得一阵悸动,驱散了脑中一些奇怪的想法,“不过其实告诉『knights』的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好吧?”
    “嗯嗯?”鸣上岚听着濑名泉的话,“万一明天就变回来了,让『knights』的大家担心不就不太好了吗?”
  
  闻言,濑名泉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一天的课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大概吧,除了看到游木真差点冲上去却被鸣上岚拦住和准备周四去田径部找门老师但被濑名泉拉回来,这两个小小的插曲。
  
  不过这下是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濑名泉和鸣上岚有些不对劲了。3年A班的守泽千秋一直缠着“濑名泉”问他是不是每个月都有的几天来了差点被打,2年B班的衣更真绪和影片美伽担心“鸣上岚”遇上了什么事,两个人下课的轮番轰炸让濑名泉精神疲惫,而朔间凛月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鸣上岚”。
  
  隔音练习室里,月永雷欧正趴在地上大喊“inspiration”一边用朱樱司给的纸和笔写乐谱。脸上被画了乐谱还没擦干净的朱樱司就坐在旁边看着月永雷欧写乐谱,顺便在他要写到地上或者笔没水时,随时准备好递上纸和笔。朔间凛月窝在转校生准备的床上睡觉,丝毫看不出有起床的打算。濑名泉和鸣上岚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濑名泉瞬间忘了他现在是“鸣上岚”,习惯性地叉腰,张口就来:“我们今天到底是来训的还是来野营的啊?”
    鸣上岚发现情况不对,马上用手肘捅了濑名泉一下,“鸣君!”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朱樱司听到了濑名泉的话。
  
  看着一脸濑名泉的“鸣上岚”和有些懊恼的“濑名泉”,朱樱司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头。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觉得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怪怪的,像是……濑名泉变成鸣上岚,鸣上岚变成濑名泉一样,而且今天学校里发生的关于这两位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结合刚刚“鸣上岚”的话,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是感觉上就是两个人交换了身体一样。
  
  朱樱司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今天的濑名泉一个不高兴把他的零食没收,从此禁止他吃零食:“濑名前辈是和鸣上前辈交换了身体吗?”
    没等濑名泉开口,鸣上岚先发话了:“诶,已经发现了吗?小司司真是敏锐呢~”
  
  “谢谢夸奖,鸣上前辈。可为什么会交换呢?”朱樱司好奇地瞪大了紫罗兰色的双眼,好奇地问。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对任何他不知道的事情,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
  
  “这个要是我们知道的话早就能想到办法换回来了吧?司君?”濑名泉憋了一天,终于是换回了平日里那拽得二五八万的熟悉语气了。
    “哇哈哈!濑名和鸣交换了身体吗?inspiration!是宇宙人干的吗?呜啾~☆”月永雷欧大声叫喊着,又拿起笔要在地上写乐谱,却是被朱樱司拉着写在本子上。
  
  这时,熟睡的朔间凛月才悠悠转醒,丢下一句“兄者说不定知道些什么。”又转了回去。
  “小凛月的哥哥,是『undead』的队长吧。现在说不定在轻音部?走吧,泉酱~”朔间凛月的话摆明了是不想训练,现在月永雷欧还沉浸在他的灵感中,濑名泉和鸣上岚的状态其实也是无法训练的,这样算下来,只剩下末子一个人,训练也没有什么意义。
  
  轻音部活动室中,无所不知的吸血鬼还在棺材里沉睡。少有的不是被大神晃牙吵醒,而是被两位骑士叫了起来。
  
  “哦呀?这不是『knights』的岚君和泉君吗?怎么会突然来找吾辈?”睡眼松懈的吸血鬼不解地看着二人,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是交换身体的那件事吧?”
  
  这二人没有表现出惊奇,已经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是朔间凛月说的也说不定。
  
  “是的,小凛月说你说不定知道什么呢~”鸣上岚先濑名泉一步走上前,说道。
  
  “吾辈确实是有了解一些,不过只是略知一二。但是第二天就换回来的先例是没有听说过的。”朔间零似乎是已经清醒,“以前在海外时,有遇到过一位教授,他对这方面好像挺有兴趣,应该会更了解。”
  
  鸣上岚和濑名泉对视一眼,难道就为了这个还要跑到异国他乡去一趟吗?
  
  朔间零说着,不知从哪儿拿出的纸和笔,刷刷写下一个地址,递给鸣上岚,“他母亲是日本人,他前几年也回日本了, 吾辈没有存手机和邮箱,这是地址。不过离梦之咲学院稍微有点远,有时间汝等可以去拜访他。不过好像他近年来喜欢上了美术,可能会出门取景。”
  
  鸣上岚接过纸条,谢过朔间零后,他看了看地址。发现这个地址里梦之咲学院已经不能算稍微有点儿远了,已经到另一个城市的偏僻乡村去了,如果不是曾经拍写真有去那里取过景,说不定都还不知道那个地方呢。且不说从这儿坐车过去转车再坐公交到乡下起码得去掉大半天,更何况按朔间零的说法,他们找不找得到人还得另说。
  
  他们从轻音部活动室出来后,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万一一直无法换回来,或许他们都得想办法转型甚至可能要退出娱乐圈了。
  
  “明天是周末,起码先去看看吧?今晚干脆就先住在鸣君家里,反正我们都是一个人住,也离车站更近。”
  
  鸣上岚点头表示同意,拿出手机查询购买第二天早上去邻城的车票和去乡下的最短线路。
  
  最短线路也要将近一个小时,加上坐车的一个小时。还有出门去车站、转车、等车……七七八八加起来就要用去起码三四个小时了。
  
  “泉酱,看来明天我们还是得早起呢~”在心中做完数学题的鸣上岚如是说。

【岚真岚】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阅读须知】
文题严重不符
岚真岚无差
本来想虐大泉哥但是追忆出来了又舍不得了 有泉杏情节
删删改改到现在发出来还是不满意 反正就先这样 以后有空再修
时间线混乱有捏造情节
大概没有后续
他们两个人是天使
没有文笔 雷
不喜勿入谢谢







=========================
  “呼呼呼,小真下次可要小心呢~不过也是多亏了小真让人家和门老师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呢~”鸣上岚轻轻地笑着,很自觉地挽着游木真的手。
  “因为泉前辈真的很可怕啊……明明都是一个组合的,鸣上君比泉前辈温柔多了啊~”游木真有些泄气,精致的脸上流露出疲惫。
  “啊啦,要是有什么烦恼可以跟人家说哦,毕竟人家是‘大家的姐姐’嘛~”鸣上岚一边笑着,把游木真拉到了操场边上的长椅边。
  游木真叹气,有些颓废。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跟鸣上岚说这些,但是也该找个人倾诉一下了,而且鸣上岚和濑名泉是同一个组合的,应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能稍微理解自己的一些烦恼吧。
  “是这样的啦……(此处省略1M)鸣上君能理解我吗……”
  “啊啦,这样啊~小真最近不想见到泉酱吗?人家可以稍微帮一点忙呢~但是小真可别告诉泉酱,呀!”鸣上岚露出狐狸般的狡黠微笑,对游木真做了个‘嘘’的手势。
  在夕阳的照耀下,长椅上的两个身影愈发亲近。鸣上岚在夕阳的余晖中仿佛洒上了一层柔光,耀眼而极富侵略性的金色短发也收敛了光辉,紫罗兰般的水晶一样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温柔,温暖得不似真人,就是那西方古典油画里的贵族夫人。在游木真眼中,鸣上岚整个人反倒像是从天堂来到人间,拯救他的大天使。
  “谢谢你,鸣上君!”游木真终于露出微笑,轻轻地给了鸣上岚一个拥抱。
  露出微笑的游木真眼睛后被遮住的祖母绿宝石似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开心与喜悦,之前疲惫都一扫而空。鸣上岚突然有一瞬间觉得好像可以理解泉对于游木真的执念了。
  “你可以直接叫人家‘岚’的哦!”
  “嗯?嗯嗯……”游木真似乎不太适应鸣上岚的亲近,笑了笑,“岚君!”
  鸣上岚满意地挽起游木真的手臂“说起来ts今晚跟ud还有“春之音乐祭”对吧?现在稍微有点迟了哦~小真不过去没关系吗?”
  闻言,游木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跟岚在一起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现在一看,马上就要到集合的时间了。
  “呜哇,我现在马上就泉、泉前辈!?”游木真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后退了一步,一副见了濑名泉的表情。
  顺着游木真眼神的方向看去,可不就是濑名泉正在往这儿过来吗?
  迅速判断了一下路程,鸣上岚拉住了游木真“人家帮小真拖住泉酱一会儿,小真往边上绕到轻音部去吧~”
  游木真如获大赦,一个闪身躲到了鸣上岚身后,在鸣上岚迎着濑名泉去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教学楼的轻音部活动室。
  被鸣上岚强行拉住的濑名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亲爱的游君像老鼠躲猫一样躲到了教学楼里。
  鸣君真是超~烦人的!
  另一边,已经到了轻音部心中感叹着鸣上岚真是够义气的游木真迎来了伙伴们关切的目光。
  游木真也不想瞒着大家什么,就一五一十地说了。明星昴流表示十分吃惊,想不到中性先生人也很好!衣更真绪也只是笑笑说是他的风格,叫大家准备一下“春之音乐祭”要开始了。不过游木真能感觉出来衣更真绪情绪并不算好。可能跟他的幼驯染还没有和好吧。
  春之音乐祭很成功。
  游木真收到了鸣上岚的邮件“春之音乐祭我听小凛月说了,很不错呢~接下来的学院祭你们有什么准备吗?”
  学院祭吗?大家倒是还没说什么呢……游木真如实地回复了鸣上岚。
  得到了回复的鸣上岚很高兴,两人就这么东扯西扯居然也聊了几个小时,这直接导致了第二天早上的两人都不是很有精神。
  随着学院祭的临近,各个组合也忙碌了起来。鸣上岚和游木真见面聊天的时间也渐渐减少。
  本以为会就这样逐渐断了联系的鸣上岚却在芭蕾结束后收到了游木真的邮件。
  “岚君的芭蕾跳的很棒呢!”这样的话,不管是怎么样的人都会开心的哟!嘴真是甜呢~鸣上岚轻轻笑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鸣上岚和游木真也开始熟悉起来。要锻炼自己的游木真碰上田径部的鸣上岚两个人也会在一起锻炼,作为广播员的游木真请教鸣上岚的建议,日常帮游木真躲避濑名泉的“追捕”……
  一天放学后,游木真出现在二年B班教室后门,悄悄往教室里探头。
  学生们差不多都走光了,只有几个不认识的值日生在扫地。
  岚,大概也走了吧。真是的,游木真你怎么这么迟钝,应该先托转校生或者真绪给他带个口信啊……
  游木真暗自懊恼着,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是鸣上岚。
  “啊啦小真,你怎么会在这里?来找小真绪的吗?”鸣上岚看着游木真,露出了然的微笑。
  被误会了!游木真摇摇头:“不、不是。因为之前被岚君救过很多次,又听转校生说有家甜点店味道很不错,就想问一下岚要不要一起去?啊、要是有训练不方便就算了吧……”一边说着,游木真又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啊啦,正好转校生今天早上跟人家说了呢,本来想邀请她的,结果说什么傍晚有约了,抱歉只能让人家自己去了。”鸣上岚显得很高兴,“等人家拿一下镜子哦~好啦,走吧走吧~”
  “啊?嗯、嗯!”
  两人很快就到了甜点店,因为怕被粉丝认出,找到了比较隐蔽视野却很开阔的位置。
  鸣上岚点了店员推荐的新品,在等待的时候,跟游木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游木真本来也很开心,却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轻拍鸣上岚的手臂,问道:“那边坐的是不是泉前辈和小杏?”
  那里坐着的确实是濑名泉和杏,两个人好像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诶,好像是呢~”



      -TBC-

  虽然标了tbc但是很大概率没有后续

岚泉岚小段子

真的是段子
超级短


     岚“泉酱今天是521哦!”
  泉“520已经过了啊,521有意义吗?”
  岚“泉酱我爱你~”
  泉“都说了520已经过了啦!”
  岚“今天我爱你比520更多一点嘛~”
  泉“超~烦人的!我也爱你(小声)”

占tag抱歉
有人吃岚真吗quq如果有人吃我就试着产粮orz早就想看岚真泉修罗场了_(:з」∠)_感觉岚岚和小真在一起泉泉会气死

【鸣上岚中心水仙向】霸道岚总爱上我(上)

岚岚水仙向
三十二岁总裁岚X十八岁模特岚
为了分辨一个称呼总裁岚另一个模特岚
雷,重度ooc慎入
中途有任何不适请直接退出,被雷到本人不任何负责任


  鸣上岚是娱乐公司的总裁。平时并不常露脸,也从不出席各类活动。

  还有一个鸣上岚,是当红的模特,颜好身材好,就是自称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比较暴躁。

  从来没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哪怕他们同样处在娱乐圈,还在同一家公司,所有知情人都只当是巧合。因为总裁鸣上岚基本不露脸,但是并非没人听过他的声音。据说,是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跟模特岚那清亮的声音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更有专业人士称,二人绝不是同一人。就算如此,也还是有业内传言说模特岚是总裁岚的私生子;说模特岚就是总裁岚扮猪吃老虎;说总裁岚和模特岚是兄弟;说模特岚的资源都是总裁岚提供的……

  两个鸣上岚没有见过面。总裁岚听说过有个人长得像自己,没有在意过。模特岚更是连总裁岚的名字都只当做巧合。

  如果有一天,这两个人见面了呢?

  三十二岁的成熟总裁鸣上岚和十八岁的青涩模特鸣上岚,在某一天的中午,碰面了。

  “阿拉真是的,为什么又偏偏在人家来之前最后一块被买走了呢!”戴着口罩的模特岚,轻声地抱怨,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排在他前面的那位先生,一次性买了至少五块炸鸡,正好把最后的炸鸡全部请空了。但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前面的那位同样戴着口罩的先生瞄了他一眼。

  模特岚在快餐店里找了个最角落不容易被人发现的位置坐下了,几乎是在他坐下的同时,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一个男人。

  “你是?”模特岚已经拉下了口罩,打量着对面的男人,却发现他的脸有些眼熟。不会是狂热粉丝按自己的脸去整容了吧!?

  “你好。”对面的男人,也拉下了口罩,笑着说,“我是鸣上岚。”

  模特岚意外地发现,这个鸣上岚的脸相对他来说会显得更成熟一些,眉眼也完全长开了,脸上挂着的温和笑容只会让人觉得他就是真正的贵妇,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整容痕迹。这还是他以自己专业模特的眼光看的,若只是普通粉丝,只会以为二人是孪生兄弟吧。

  “你好,我也是鸣上岚,是个模特哦。”模特岚露出了职业笑容,总裁岚确看出来在职业笑容下满满的好奇。

  “人家是xx娱乐公司的总裁,很高兴见到你呢。”总裁岚也同样露出温和的职业微笑,同时悄悄夹起一块炸鸡放进模特岚的饭碗里,不过作为模特,吃太多油炸食品不好呢。

  是自己所在的公司!模特岚在听到第一句话时,突然想起自己刚刚进公司时,有个化妆师开玩笑说他和总裁同名同姓,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当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笑话,听了就过去了。没想到,别说五百年前了,就是现在他说我们俩是一家大家都会信。

  “可能有些冒昧,但是你的身份证能给人家看看吗?”模特岚专注思考,没有发现总裁岚的小动作,斟酌了一番后,问道。

  总裁岚从容地从钱包中拿出了身份证,递给模特岚,“看完先吃饭吧,冷了可就不好吃了呢!人家心里现在也有很多的问题呢,如果你下午没有工作的话,到人家公寓来聊聊吧!说不定我们会一见如故呢♪”

  “可以呀。”模特岚心不在焉地答道,仔细观察着身份证,似乎是在看有没有作假。对面的男人确实是叫鸣上岚,今年三十二,比他大了不少,看起来却并无太大差别。

  二人很快地吃完了午餐,模特岚在拍摄期间为了节省时间,吃饭经常都是几分钟搞定的,而总裁岚事物繁忙,也少空出时间来吃饭,经常也是草草了事。

  模特岚早上结束的拍摄地点离这家快餐店不远,所以没有坐车,反倒是总裁岚最近好像很闲,经常开着车到处找有趣的店,听说这里有一家快餐店的炸鸡块不错,便特地开着车跑来,没想到就遇上了模特岚。现下只有总裁岚带着模特岚去他的公寓了。

  “到了哟。”总裁岚听下车,转头对副驾驶座上的模特岚说道。

  车子停在了一家花店门口。花店的装修很温暖,是模特岚喜欢的风格。

  “是这里吗?装修我很喜欢呢。”模特岚指着花店问刚刚停好车的总裁岚。

  “就是这里啦♪谢谢夸奖哦~”总裁岚拉起模特岚的手,向花店走去,“人家现在是花店老板呢~这两年公司的大权慢慢交到了可靠的后辈手里,人家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呢。说不定再过两年啊,花店也会暂时交给别人打理,人家出去环游世界呢♪毕竟人家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呀~”

  “啊啦?这间花店就你一个人吗?看起来很大呢。”模特岚适时地提出问题。

  “呵呵,当然不。除了人家,还有人家的好友呢~mika酱?”总裁扬起灿烂的笑容,刹那间,天地为之失色,似只有他一人,恍若神祗。

  “小鸣,你来啦!咦?怎么有两个小鸣?”店里有一个青年正在插花。他同总裁岚一样看不出真实年龄,只是一黄一蓝的异瞳让人有些在意。

  “啊啦~mika酱!人家给你介绍一下,这孩子也叫鸣上岚哟!是不是跟人家长得一模一样?还是个模特呢~”总裁岚笑眯眯地把模特岚推到影片mika面前,“这是mika酱~人家多年的好友呢!”

  “欸,你好。”影片mika看起来不大自在,面对的虽然是个陌生人,但毕竟是看了几十年的脸,他很快整理好了心态。

  “你好,mika。很高兴认识你呢~”模特岚同影片mika打了个招呼,又被总裁岚一把拉走,“抱歉呐 mika酱,店里得先拜托你啦~人家跟这孩子有些话要说呢。”

  影片mika应下总裁岚的话,继续手中的工作。总裁岚则拉着模特岚到了后面的温室,打开一扇几乎与墙融为一体的门,走上了二楼。

  二楼进去是一间客厅,简约温馨的风格符合模特岚的审美,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这就是他本人亲自设计的房间。总裁岚拉着模特岚在沙发上坐下,才放开他的手。

  “现在让我们来好好聊聊吧!就聊我们两个。”总裁岚依旧笑得灿烂,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TBC

应该会有后续,如果我还记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