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岚p knp 墙头司和北斗
岚>kn>其他
主食岚泉岚无差 泉真天雷
不定期删

【泉岚】『knights』身体互换事件全记录


  阅读须知

  请务必阅读
  
  -清水所以严格来说泉岚泉无差
  
  -雷 ooc严重 没有文笔
  
  -交换身体梗 有私设

  -不一定有后续
  
  -看到中途有不适请马上退出,被雷不负责

        -“鸣上岚”指濑名泉 “濑名泉”是指鸣上岚
  
  
  
  
  
 

 
  
  
  
  
  
  
==========================    

  
  

  
  濑名泉在清晨六点多就被门铃声吵醒,也不知门外那人是怎么想的,在门口起码站了有十分钟,到现在濑名泉醒得不能再醒,想装作没有听见继续睡都不可能了。
  
  从床上坐起来的那一刻,濑名泉想马上躺下然后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而已,然后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不过事实告诉他,就算他再希望这只是个梦也不可能。
  
  他确实在一个完全陌生但是风格却谜之熟悉的房间醒来了。
  
  现在濑名泉只希望知道自己还是不是“濑名泉”,毕竟被人从自家床上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全然没有感觉,他再怎么也不可能睡成那样的死猪。
  
  而且,门外那人现在可能是觉得按门铃已经没有用了,吵得让濑名泉想打人的门铃声已经改成了让现在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的濑名泉更想打人的急促敲门声。
  
  “啊啊,超~烦人!”濑名泉习惯性地抱怨了一句,却发现这声音虽然陌生却有种没由来的熟悉。
  
  濑名泉没有想那么多,侧头看到床头柜上熟悉的梦幻风雕花小镜子,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濑名泉几乎是瞬间打开镜子,看着镜子里阳光似的金色短发和紫水晶般通透的柔和双眼,这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脸,濑名泉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说,他和鸣上岚互换了身体的话,会在这个时间来找他的人,只有一个可能——鸣上岚!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濑名泉忽然明白了之前不详的预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濑名泉以他认为的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向鸣上岚家大门。毕竟他还不希望今天早上娱乐头条是:
  
  “某当红组合濑名姓男子清早到其队友某鸣上姓男子家中究竟意欲何为!?带你走进不为人知的娱乐圈秘闻!”
  
  “震惊!某知名模特与后辈的情感纠葛!清早叫门的背后隐藏这什么样的事情真相?!”
  
  濑名泉开门之后,面对的就是穿着校服的“自己”。
  
  濑名泉站在比现在的濑名泉还要矮上几公分的“自己”对面,审视着穿着校服的微笑的“濑名泉”或者说,鸣上岚。
  
  “泉酱一直不给人家开门呢~”鸣上岚一边对濑名泉抱怨着一边轻车熟路地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撑着头看着濑名泉。住着鸣上岚的濑名泉身体的表情库似乎也被清空重塑了,现在娇嗔的表情怎么看都绝不是濑名泉会做出来的。
  
  濑名泉在鸣上岚进来时就关上门,索性鸣上岚住的公寓挺高级,还不至于出现狗仔。说实话,只算今天早上,濑名泉就不只一次庆幸他和鸣上岚现在都是一个人住。
  
  濑名泉关上门后,靠在单人沙发旁,“你准备怎么办?”
  “嗯嗯?”鸣上岚看看穿着睡衣的濑名泉,“泉酱先换身衣服吧~现在只能人家暂时作为泉酱,泉酱作为人家了吧?先看看明天会不会就换回来了。”
  
  濑名泉却在鸣上岚说完后表示同意,接着以模特在后台换衣服的速度换好了衣服,然后刷牙洗脸顺便敷了个面膜。现在他心里只有一句话,鸣君的面膜挺不错啊。
  
  鸣上岚干脆自己进到房间,收好今天可能会需要用到的东西,拉上已经保养好皮肤的濑名泉,往学校赶。
  
  二人在梦之咲学院门口碰上的『knights』的末子,刚刚从私家车上下来的小少爷朱樱司。
  
  见到一同来上学的濑名泉和鸣上岚,朱樱司显得有些惊讶。
  
  “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居然会一起来学校呢,真是少见。”朱樱司这么说着,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一些不对劲之处。
    “只是在路上碰到了而已。”住在濑名泉身体里的鸣上岚如是说,把濑名泉平时说话的口吻和表情模仿了十成十的像。
  
  真正的濑名泉紫水晶一般的瞳孔放大,而后濑名泉深吸一口气,学着鸣上岚平时的口气,道:“啊、啊啦~会在这里遇见小司司还真是巧呢~我们一起走吧?”濑名泉或者说“鸣上岚”话音未落,就看见了“濑名泉”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差点儿下意识地说一句,鸣君真是超~烦人的。
  
  濑名泉说完后,以为自己会很不适应这样的说话方式,却发现似乎没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又好像哪里都不对劲。
  
  没想到,鸣上岚虽然一副憋笑的表情,却还是很快恢复了平时濑名泉的态度,“超~烦人啊!不要聊天赶紧走啊,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哦?”
  
  朱樱司像是才反应过来他们在学校门口站着聊天有好一会儿了,急急忙忙往前几步说道:“前辈我们走吧。”
  
  “濑名泉”一脸不耐烦还是跟上了,如果认真看能看出他眼中完全没有隐藏的笑意,“鸣上岚”笑眯眯的脸让朱樱司看到的话,可能会觉得像是濑名泉没收他零食时的愉悦表情。
  
  然而朱樱司只看到他的两位前辈在咬耳朵,还是濑名泉凑到鸣上岚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让朱樱司一度怀疑,濑名泉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然而确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濑名泉是被附身了,但不是被脏东西,而是被他亲爱的鸣上前辈。
  
  事实上,鸣上岚只是想跟濑名泉吐槽他俩的演技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朱樱司表面上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但是他不敢大声说,只好做出了濑名泉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
  
  “超~烦人啊!”濑名泉小声回了鸣上岚一句,“现在就回到各自的班级。今天放学之后『knights』还有训练。”
    “呼呼,知道了,泉酱~人家会小心的。”鸣上岚再次习惯性露出了濑名泉平时除了见到二年级某游木姓后辈时,很少出现的愉悦笑容。水蓝色的眸子带着笑意注视着严肃的濑名泉。
  
  濑名泉看着自己的身体露出的笑,心中没由来得一阵悸动,驱散了脑中一些奇怪的想法,“不过其实告诉『knights』的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好吧?”
    “嗯嗯?”鸣上岚听着濑名泉的话,“万一明天就变回来了,让『knights』的大家担心不就不太好了吗?”
  
  闻言,濑名泉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一天的课程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大概吧,除了看到游木真差点冲上去却被鸣上岚拦住和准备周四去田径部找门老师但被濑名泉拉回来,这两个小小的插曲。
  
  不过这下是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濑名泉和鸣上岚有些不对劲了。3年A班的守泽千秋一直缠着“濑名泉”问他是不是每个月都有的几天来了差点被打,2年B班的衣更真绪和影片美伽担心“鸣上岚”遇上了什么事,两个人下课的轮番轰炸让濑名泉精神疲惫,而朔间凛月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鸣上岚”。
  
  隔音练习室里,月永雷欧正趴在地上大喊“inspiration”一边用朱樱司给的纸和笔写乐谱。脸上被画了乐谱还没擦干净的朱樱司就坐在旁边看着月永雷欧写乐谱,顺便在他要写到地上或者笔没水时,随时准备好递上纸和笔。朔间凛月窝在转校生准备的床上睡觉,丝毫看不出有起床的打算。濑名泉和鸣上岚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濑名泉瞬间忘了他现在是“鸣上岚”,习惯性地叉腰,张口就来:“我们今天到底是来训的还是来野营的啊?”
    鸣上岚发现情况不对,马上用手肘捅了濑名泉一下,“鸣君!”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朱樱司听到了濑名泉的话。
  
  看着一脸濑名泉的“鸣上岚”和有些懊恼的“濑名泉”,朱樱司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头。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觉得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怪怪的,像是……濑名泉变成鸣上岚,鸣上岚变成濑名泉一样,而且今天学校里发生的关于这两位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结合刚刚“鸣上岚”的话,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是感觉上就是两个人交换了身体一样。
  
  朱樱司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今天的濑名泉一个不高兴把他的零食没收,从此禁止他吃零食:“濑名前辈是和鸣上前辈交换了身体吗?”
    没等濑名泉开口,鸣上岚先发话了:“诶,已经发现了吗?小司司真是敏锐呢~”
  
  “谢谢夸奖,鸣上前辈。可为什么会交换呢?”朱樱司好奇地瞪大了紫罗兰色的双眼,好奇地问。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对任何他不知道的事情,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
  
  “这个要是我们知道的话早就能想到办法换回来了吧?司君?”濑名泉憋了一天,终于是换回了平日里那拽得二五八万的熟悉语气了。
    “哇哈哈!濑名和鸣交换了身体吗?inspiration!是宇宙人干的吗?呜啾~☆”月永雷欧大声叫喊着,又拿起笔要在地上写乐谱,却是被朱樱司拉着写在本子上。
  
  这时,熟睡的朔间凛月才悠悠转醒,丢下一句“兄者说不定知道些什么。”又转了回去。
  “小凛月的哥哥,是『undead』的队长吧。现在说不定在轻音部?走吧,泉酱~”朔间凛月的话摆明了是不想训练,现在月永雷欧还沉浸在他的灵感中,濑名泉和鸣上岚的状态其实也是无法训练的,这样算下来,只剩下末子一个人,训练也没有什么意义。
  
  轻音部活动室中,无所不知的吸血鬼还在棺材里沉睡。少有的不是被大神晃牙吵醒,而是被两位骑士叫了起来。
  
  “哦呀?这不是『knights』的岚君和泉君吗?怎么会突然来找吾辈?”睡眼松懈的吸血鬼不解地看着二人,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是交换身体的那件事吧?”
  
  这二人没有表现出惊奇,已经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是朔间凛月说的也说不定。
  
  “是的,小凛月说你说不定知道什么呢~”鸣上岚先濑名泉一步走上前,说道。
  
  “吾辈确实是有了解一些,不过只是略知一二。但是第二天就换回来的先例是没有听说过的。”朔间零似乎是已经清醒,“以前在海外时,有遇到过一位教授,他对这方面好像挺有兴趣,应该会更了解。”
  
  鸣上岚和濑名泉对视一眼,难道就为了这个还要跑到异国他乡去一趟吗?
  
  朔间零说着,不知从哪儿拿出的纸和笔,刷刷写下一个地址,递给鸣上岚,“他母亲是日本人,他前几年也回日本了, 吾辈没有存手机和邮箱,这是地址。不过离梦之咲学院稍微有点远,有时间汝等可以去拜访他。不过好像他近年来喜欢上了美术,可能会出门取景。”
  
  鸣上岚接过纸条,谢过朔间零后,他看了看地址。发现这个地址里梦之咲学院已经不能算稍微有点儿远了,已经到另一个城市的偏僻乡村去了,如果不是曾经拍写真有去那里取过景,说不定都还不知道那个地方呢。且不说从这儿坐车过去转车再坐公交到乡下起码得去掉大半天,更何况按朔间零的说法,他们找不找得到人还得另说。
  
  他们从轻音部活动室出来后,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万一一直无法换回来,或许他们都得想办法转型甚至可能要退出娱乐圈了。
  
  “明天是周末,起码先去看看吧?今晚干脆就先住在鸣君家里,反正我们都是一个人住,也离车站更近。”
  
  鸣上岚点头表示同意,拿出手机查询购买第二天早上去邻城的车票和去乡下的最短线路。
  
  最短线路也要将近一个小时,加上坐车的一个小时。还有出门去车站、转车、等车……七七八八加起来就要用去起码三四个小时了。
  
  “泉酱,看来明天我们还是得早起呢~”在心中做完数学题的鸣上岚如是说。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