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es 岚p knp 墙头司和北斗
凹凸卡厨 cp杂食
漫威杂食 (小虫超可爱
全职杂食
拒绝ky从我做起

【岚泉岚】好久不见/将就


  阅读须知
  
        —想来想去还是加了这个题目,反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短打 一发完
  
  —平行AU
  
  —严重ooc 雷慎入
  
  —大概是OE
  
  —主岚视角
  
  —泉属于原作,岚岚和ooc属于我
  
  
  
  
  
  
  
  
  看着自己母亲发来的短信,鸣上岚有些苦恼。这已经是她这周不知道第几次催促鸣上岚去相亲了。
  
  在鸣上岚大学毕业后向家中坦白了自己的性向。
  
  虽然早在几年前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可终究不是主流。开始家中也不同意,但是家里也就两个孩子,大的还帮忙说情了,做家长的怎么会不心软。然而令鸣上岚没想到的是,在接受后,父母就开始叫鸣上岚挑个时间去相亲,带个对象回家。
  
  那时他刚失恋,也无心恋爱便借口初入社会工作繁忙推了无数次相亲,期间也不是没有谈过,却都不长久,而后就一年年拖到至今。
  
  现在架不住母亲的短信攻势就只能应下了。
  
  鸣上岚的短信回过去没多久,母亲那边就直接把时间给敲定下来了,让鸣上岚明早九点到附近一家咖啡馆顺便夸了对方年纪轻轻就是高管长相也帅啊balabala。
  
  深知自己母亲性格,肯定已经同对方商量好了。既然这样是逃不掉了,干脆就坦荡荡接受吧。反正也差不多是时候找个人安心过日子了,人年纪大了也就没了年轻时的激情,只想过平平淡淡安稳的日子。
  
  总之,挑好明天的衣服就去睡觉了。这么想着,鸣上岚从衣柜中拿出现在已经不常穿的休闲装。
  
  整理好衣物洗漱过后,鸣上岚算是结束了这些天的忙碌,将迎来短暂的休息日,明天却还是得去相亲。
  
  七点的闹钟刚刚关掉,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鸣上岚当真想装作没听到继续睡,可门外那人十有八九是他妈,就算鸣上岚当做没听到,也有办法让他从床上起来。
  
  算了,总归是自己的母亲,也是为了自己好。抱着这样的心情,鸣上岚起身去开了门。
  
  心软的结果就是现在不过八点半他已经坐在咖啡馆里听俩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商业互吹对方儿子。
  
  而他的相亲对象就坐在对面。
  
  两个人都是被自己的母亲从床上起拖到这儿来的。鸣上岚当时以为他也是来相亲的,不想确实是来相亲,却是他的相亲对象。
  
  那人的银色短发还是像曾经那样卷,被后辈吐槽过说像裙带菜,现在看来到还真有几分神似;如同倒映着天空的泉水般的双眸依旧清澈;嘴角挂着的是熟悉的公式化微笑,整个人看起来倒是与几年前别无两样。
  
  濑名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再次见到鸣上岚是在如此尴尬的场合下,濑名泉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对待他,只好先露出公式化的微笑。
  
  时光似乎格外偏爱鸣上岚,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他似乎还是那样年轻,若是说他在读高中都会有人相信。
  
  鸣上岚很擅长利用自己的魅力,他总是笑吟吟的对待每一个人、对待工作,总是这样。
  
  两位母亲絮絮叨叨了很久,鸣上岚和濑名泉是什么都没听进去。她们发觉了二人之间不太对劲的气氛,互相使了眼色,就开始说,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两个小的,自己先行离开。
  
  母亲们结伴离开后,剩下二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鸣上岚几度想要开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纠结了半天就听到濑名泉说,好久不见。
  
  有人开了头,后来的话就顺理成章地出来了,“好久不见,泉酱。最近怎么样?”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寒暄总是不会错。
  
  “我当然过得不错,鸣君呢?”濑名泉自然地接下了鸣上岚的话,就好像是好朋间偶然碰上,寒暄几句。
  
  “我也挺好啦~”鸣上岚苦笑了一下,“只能说没想到相亲会碰到泉酱吧。”
  
  濑名泉停顿一秒,“我也没料到会碰上鸣君,这就只能说是缘分吧。”
  
  “是缘分,那就试试?”鸣上岚笑得像狡黠的狐狸,似乎自信濑名泉会答应。
  
  然而似乎也只是似乎,鸣上岚看见濑名泉的沉默,心中的不安愈发浓重。他怕濑名泉会拒绝,不过想来被拒绝是正常的。
  
  当初他们因理念不合大吵了一架,紧接着就是冷战,到最后的分手。
  
  其实鸣上岚已经记不得当时是为什么吵架冷战了,但是现在想起来也只觉得当初的分手很幼稚,本来尚有挽回的机会,结果两个人都年少、都心高气傲,到最后只落得一个渐行渐远的结局。
  
  鸣上岚这些年遇上的人,在他看来没有那个比得上濑名泉,可能是初恋的情结亦或是其他的什么,但鸣上岚就是这么认为。
  
  “那就试试。”
  
  濑名泉突然的出声打断了鸣上岚的思绪。
  
  “那泉陪人家去逛街吧~”
  
  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两个人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逛街、吃饭、还有老套的游乐园游玩。像极了多年前。
  
  从游乐园出来,在海边的小店简单解决了晚餐。
  
  店员似乎看出他们是“情侣”,笑着推荐他们在晚餐结束后去海边走走,这里可是著名的情侣圣地。
  
  二人欣然接受。
  
  走在海边,听着海浪,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鸣上岚突然想起来,他们就是在海边分手的,也是在号称情侣圣地的海滩上。鸣上岚已经忘了是谁提出来的,亦或是他们都已经默认了。
  
  那时候的他也没想到多年后有一天会再次跟濑名泉一同在海边。要说鸣上岚对濑名泉一点留恋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毕竟五年的感情不可能说没就没。就算如此他也不曾这么想过。
  
  濑名泉看着走在自己身侧低着头的鸣上岚,隐隐约约与七年前那个总是在身边的身影对上了。就好像他们还没有分手,没有经过多年的分别,还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当初会分手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因为他想读研而鸣上岚想远赴海外?抑或是他想留在那座城市而鸣上岚想回到家乡?都已经记不清了,却还能记得他给自己准备的便当味道很好;他会在下雨时掏出一把伞,两个大男人就躲在小小的粉红遮阳伞下回家;他会在自己熬夜赶论文适时地递上一杯牛奶……
  
  “呐,泉酱。”鸣上岚低着头,轻轻踢了沙滩上的小石子,“谈恋爱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濑名泉一瞬间恍惚了一下,梳理好鸣上岚的问题,濑名泉回了一个字。
  
  “谈。”
  
  “……结婚吗?”
  
  “结。”

       —END—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