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岚p knp 墙头司和北斗
岚>kn>其他
主食岚泉岚无差 泉真天雷
不定期删

【涉英】Mr&Mr①

阅读须知

大写加粗ooc注意

架空史密斯夫妇paro注意

幼稚园文笔

不适请退出

如果以上都ok请继续







  
  
  
  1
  
  日日树涉是位知名剧作家,年轻有为,还有着让人羡慕的爱人。
  
  他的爱人是已经继承了家族企业的总裁,大概就是小说里那样身家亿万的男主角。
  
  只不过这位男主角没有碰上能引起他注意的“灰姑娘”,反而是被一位像他一样的男人套牢了心。
  
  两人新婚不久,本应是甜甜蜜蜜度蜜月的日子,却因为各自的工作耽误,一直没有找到时间。
  
  日日树涉的工作其实并没有那么繁忙,只是他的一个小兼职工作稍微多了一点点。
  
  日日树涉其实还是一位特工,是的,像是米国大片里那样的特工。
  
  经常性地出生入死,好在剧作家这个职业给了日日树涉很好的伪装。今天飞到巴黎去采风,明天跑到伦敦寻找灵感,基本上是全年无休了,这样的情况下,日日树涉的小工作也得以顺利展开。
  
  日日树涉是很想与自己的爱人分享这些经历,可是出于作为特工的职业道德和作为爱人的不希望他担心,不论是感情还是理智都在大声叫嚣着:“不能说!”
  
  其实总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演戏还要担心被发现的疲倦程度,是平时对于其他人隐瞒的几十倍。
  
  
  
  2
  
  天祥院英智是一名总裁,年纪轻轻继承了家族企业甚至让企业迅速发展,是一代年轻少女们梦想的男神。
  
  这样的一个男人,爱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天祥院英智的爱人作为知名剧作家,名气不比天祥院英智笑,资产自然也不少。
  
  天祥院英智其实是很想和日日树涉一起黏黏糊糊的去度蜜月的,奈何最近D国那儿不太平,直接导致了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树涉的蜜月泡汤了。
  
  没错,天祥院英智是特工,很戏剧性而且很不巧的是一名特工。
  
  虽然从某些角度上来说,是一名高管,平时的小事是轮不上他,但是相对的,他的工作普遍危险性较大。
  
  不过好在,日日树涉那边似乎恰好也出了点什么事,也算让天祥院英智对D国某组织打扰自己好事的不满低了些。
  
  天祥院英智不止一次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日日树涉,可由于各种各样的外界因素,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
  
  这一瞒,就瞒到了新婚。
  
  
  
  3
  
  “午安,涉。”听到熟悉的开门声,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天祥院英智抬起头,对着日日树涉露出了微笑。
  
  “午安,英智不休息一会儿吗?”日日树涉拎着他的行李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开口却是关心他的话语。
  
  此时正是下午一点半,灼热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屋内,把屋里的家具刷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天祥院英智奶金色的头发此时似乎比热烈的骄阳更加闪耀,清澈得宛如大雨冲刷过后天空的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我在等涉回来哦♪”
  
  天祥院英智笑弯了眼,合起手上的书放在茶几上,站起来迎向日日树涉。
  
  “英智最近很忙吧?要注意休息啊,要是皇帝陛下生病了,您的小丑会担心至死的哦?”日日树涉顺手关上门,就地放下行李箱,手中翻出一朵玫瑰递给天祥院英智,“皇帝陛下先去休息吧,您的小丑还需要梳洗一番呢~”
  
  天祥院英智没有再推脱,先进了卧室。
  
  察觉到天祥院英智进卧室后,钻进浴室的日日树涉松了口气。他刚刚从几千公里外的Z国完成任务飞回来,一下飞机发现已经十二点半,没来得及倒时差就匆匆忙忙往家里赶,装作是从隔壁只差了一个时区的K国回来。
  
  他答应过英智最迟在一点半也会到家,食言可不是个好习惯。
  
  撒谎也不是。
  
  
  
  4
  
  天祥院英智刚进卧室就开始庆幸,还好日日树涉没有在第一时间进入卧室。
  
  就在日日树涉到家的三十分钟前,闯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若要说暗杀这种活儿,通常是狙击手干的,这会儿会闯进来,不是上头有问题就是来窃取资料的。
  
  不管是公司还是特工那里的资料,都不是能让人轻易带走的,于是天祥院英智对那位不速之客动手了。
  
  只能说,他的身手不错,却比不上天祥院英智。尽管费了些功夫,还是把人解决了,处理的人也很快把他带走,只剩卧室里的一小部分血迹还在清理。
  
  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天祥院英智换了套衣服,让人在卧室中清理,自己则到客厅等待。
  
  这会儿他们已经把木质地板重新换了一遍,跟天祥院英智报告完后直接从窗户离开了。
  
  起码这一次瞒过去了,但总归会有下次。
  
  撒谎毕竟不是好的行为呢。

  
  
  5
  
  
  已经休息起来坐在家里书房办公的天祥院英智收到了一封邮件。
  
  看着组织中情报部门发来的消息,天祥院英智才有所好转的心情又低落下去。
  
  没办法和涉一起去玩了呢,明明好不容易处理完事务准备小小地给自己放个假。
  
  但是这件事已经严重到非要他这样的人出马不可了。据资料上说,隔壁部门神秘的五奇人其中之一也被派出来执行这个任务,这也算是两个部门第一次合作。
  
  看着已经发过来的十分详细的资料,天祥院英智已经在思考该用什么借口告诉日日树涉两天后他又要出一趟远门,而且搞不好这一去就得要一个星期。
  
  参加酒会?看望朋友?还是去D国谈生意?
  
  不等天祥院英智想好借口,那个他苦苦隐瞒着的人已经敲开了书房门。
  
  “英智,刚刚公司发邮件过来,临时要出国一趟。”那人笑得无奈。
  
  “这样吗?真巧呢,涉♪我要出门去谈生意。”
  
  天祥院英智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窃喜,组织多少还是有点人性的,已经答应了接下来不管怎样都会有一段比较长的假期。
  
  两人心中各自打着算盘,面上还是一副其乐融融。
  
  白炽灯照亮着书房,明亮宽敞的书房里,略显庞大的办公桌上放着数叠或批阅或未曾翻开的文件。窗帘拉开系在一旁,以繁华的不夜城为背景,在这样的一个房间里,上演着一出互相欺骗的滑稽短剧。
  
  
  
  6
  
  
  接到了同部门的好友打来的电话,说着似乎是关于学习采风的话,却是在告诉日日树涉这一次的任务。
  
  “日日树君,上头说了,这次交流学习回来就能好好休息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一丁点儿拒绝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不过好歹还留下了修整时间。刚从Z国回来就马不停蹄地回家,好容易抱着自家爱人睡了一下午就又要再次离开,况且这次任务的危险程度也不是盖的。不然又怎么会让他和隔壁两个部门联手。
  
  所以说,这就是他不愿将一切的真相全盘托出的原因啊。
  
  危险性大、三天两头满世界飞,一个不注意命就丢了,最糟糕的情况,还会有仇家找上门来祸害亲友。
  
  现在也只能找个由头搪塞过去了。
  
  想到电话中好友的暗号,已经把路给他铺好了,只要按着这话去说,查到公司里也不会出现问题。
  
  就这样敲开了正在书房办公的爱人的门。
  
  看见爱人正在看着大约是哪位属下发过来的信息,就直接开口了。
  
  “英智,刚刚公司发邮件过来,临时要出国一趟。”
  
  他闻言似乎很惊讶呢。不过正常人听到这刚刚回家又很快被派出去的行为觉得惊讶吧。
  
  “这样吗?真巧呢,涉♪我要出门去谈生意。”
  
  “呼呼呼,世界上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巧合呢!Amzaing!”
  
  虽然是与英智报备过了,可之前精心策划的蜜月惊喜算是正式宣告破产。
  
  一切都是这么巧合。
  
  
  
  7
  
  在清晨的离别吻后,二人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进,才算是正式开始了新的一天。
  
  偌大的办公室,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整齐得不像是有人会坐在这里办公的整齐。装饰用的植物长势很好,窗帘被拉上遮挡阳光,招待客人用的沙发上坐着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泡茶吃早点。
  
  日日树涉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他的奇人朋友们正在聊天泡茶,某位可能还把他办公室的小型充气水池带了过来。
  
  年长的那位吸血鬼先生第一个向日日树涉打招呼,张口就是任务,“日安,日日树君。任务的资料我们已经放在办公桌上了。”
  
  “各位日安,没想到居然一早就有如此的Amazing呢!”日日树涉依旧是那副腔调,虽说已经收敛了不少,在常人看了还是略微过分夸张,只能说好在在场的并没有常人。
  
  翻开资料,日日树涉的表情凝重起来。
  
  这一次的任务目标,是摧毁Hek组织总部及解救出人质。
  
  这是因为上一次日日树涉所在的特工组织梦之咲把Hek逼急了,暴露了总部位置,使得Hek现下准备拼个鱼死网破。
  
  至于人质,数量不多,但是其中有一位是身份显赫大佬的独生女,偶尔一次地自己一人出游就被绑架,这运气可以说是很差了。
  
  其实与Hek敌对了这么多年,该知道的东西,日日树涉也都早就记载脑海中了。这一次的资料只不过把最近新发现的和曾经的混在一起,能获得的新的有用信息并不多。
  
  剩余的,就是这一次要跟日日树涉合作的,素有梦之咲“学生会”之称的部门。
  
  朔间零曾经也是“学生会”的会长,不过重新洗牌后与日日树涉、深海奏汰等人因不同于常人的能力被分到了同一特殊部门而已。
  
  梦之咲中,各个部门之间的来往不算密切,只是部门中众人会相互熟悉罢了,出去这些外,能在梦之咲里作茶余饭后的闲谈为广为流传的也只有八卦了。
  
  像曾经流传比较广的关于学生会的八卦,“流水的会长,铁打的莲巳。”
  
  尽管如此,学生会的实力依旧是不容小觑的。学生会与五奇人的势力都是屹立在梦之咲顶点的,只是因为学生真正掌握实权,知名度更高。
  
  可这一次的潜入任务,上头却只指派了两个人去。
  
  一个是五奇人中的“变态假面”,另一个人正是学生会会长“皇帝”。
  
  
  
  8
  
  为什么只派了两个人去。
  
  看着五奇人的资料,天祥院英智陷入沉思。
  
  他并不是不相信奇人的实力,实在是这次的任务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也不能说只来了两个人,余下几人皆不过是小杂鱼罢了。
  
  大约就是那种,天祥院英智可以打十个的那种罢。
  
  别的不说,仅仅是与其他部门联手就已经引起了天祥院英智的警觉。他并非是不明事理的人,却仍旧认为,不论与同是学生会的莲巳敬人还是衣更真绪去都会比这从未见面的人要来得好。
  
  天祥院英智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问题,这一次任务,是以他和变态假面为首指挥的。他除了公司部分最高决策还有任务流程、计划、细节等等要一一策划核对。
  
  这本就不是一项轻松的工程,况且是与从未见面更没有交流过的“五奇人”之一。
  
  诚然,天祥院英智不想与那些人扯上关系,在遇到了日日树涉后,他已经开始把手中的权力下放,准备培养继承人了。
  
  他希望在几年后,完全退出梦之咲,仅仅是作为小少爷的“天祥院英智”与日日树涉一起生活下去,而不是像这样担惊受怕。
  
  至于五奇人,他们基本上也是半隐退的状态了,估摸着这个任务结束,以后他们会出面的情况就愈发减少,若是这一次一同的这人也有退出的心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梦之咲内部曾经有动乱过一段时期,那一阵奇人几个异常活跃,在“学生会”镇压之后,五奇人的影子就慢慢地在梦之咲消失了。
  
  只能说他们五个是“我不在江湖,江湖却有我的传说”这样的人物吧。
  
  思及此,天祥院英智轻叹,略有羡慕的意思。
  
  过去终究只是过去。
  
  现在,只希望涉不要发现什么异常吧。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