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杂食 甜党
挖坑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涉英】一个故事

突发奇想的超短打
相信我我不会发刀的
ooc突破天际 没有文笔可言
意识流
高亮!是HE是HE是HE!(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请继续

  
  
  据说,在遥远的东方,森林的深处有着一座被蔷薇和玫瑰覆盖的城堡。
  
  据说,城堡里曾经住着至高无上却残忍暴力的皇帝陛下,这样的皇帝免不了百姓的反抗,一次次的奋起都被无情地镇压。这样的王,被热爱和平的巫师诅咒了。皇帝在临终前决定把自己拥有的无数财宝,留给第一位来到这里的勇士。
  
  但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城堡的外墙上爬满了藤蔓,花园里的蔷薇与玫瑰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疯长,盖满了通往城堡的道路。
  
  在城堡的外围,是一片黑森林。森林里的小溪欢快地唱着歌儿 呼唤路过的勇者过来玩乐;蛊惑人心的花海是华丽的伪装仅为了请勇者入内;奔跑的小鹿早已失去了灵魂空洞地面对优雅的豹子;飞舞的蝴蝶机械般重复着优美的弧线。
  
  阳光照耀着大地,照耀着一批又一批勇者进入森林,不再归来。渐渐地,也不再有人前仆后继的去赴死了。
  
  “这可真是有趣的故事呢♪连我都想去看看了!”有着银白色头发的魔术师拿着一本书,看着书中的内容发出惊叹。
  
  这本书的封面已经很破旧了,书中的牛皮纸泛着黄,随着魔术师的翻阅发出“沙沙”的声音。
  
  魔术师合上了书,将书放在了桌上,留下了一封信,便消失在房间里。空荡荡的房间仿佛未曾有过人生活的痕迹,只有一本落满灰尘的书。
  
  几经辗转,魔术师站在了传说中的黑森林的入口。
  
  森林里绿意盎然,生机勃勃。茂盛的树林能清楚地听见蝉的鸣叫,树从中突然窜出来的白兔窜了回去,鸟雀在森林的上空盘旋又落下,隐隐能听见远处传来的吼声。
  
  魔术师两手空空,哼着欢乐的歌儿走进森林,森林张开了自己的双手欢迎拥抱着魔术师。
  
  细碎的阳光从顶端树冠中的缝隙中散落一地,形成斑驳的金色光斑,一束束的阳光照亮了魔术师前进的道路。
  
  走在幽雅而漫长的曲径上,魔术师路过了传说中的小溪,路过了传说中的花海,天色渐渐开始昏暗,森林里雾气弥漫,没有了阳光的指引,已经看不见前进的道路。
  
  远处的钟楼发出的厚重而低沉的古老钟声,随着钟声一声声地响起,弥漫的雾气越来越浓。银白色的魔术师依旧哼着自己欢乐的歌儿,似乎不为迷雾所惑,坚定的踏出每一步。
  
  沉静的月光代替了喧闹的日光,在森林中隐隐地发出幽光,在月光之下,雾气开始有散去的趋势,前方的路上,森林却变了一个模样。
  
  在白日里生机勃勃的森林,终于在夜晚露出了恐怖的一面,森森白骨从泥土里露出,一棵棵高大的树木似恶魔的爪牙,耳边是飞禽走兽凄厉的吼叫。
     
  而银白色的魔术师只是吃完了他那不知从哪儿掏出来的长面包,继续沿着小径往前走,毫不怀疑这条路的真实性。
  
  很快,月光再次渐渐被迷雾掩盖,一切都开始慢慢恢复成白日的模样。天,已经蒙蒙亮了。魔术师还在继续向前走着,没有露出一丝疲态。
  
  迷雾散去,清晨的阳光重新笼罩森林,这条路终于到头了。
  
  魔术师终于停下了他的歌儿,一言不发地出口走去。他没有收到任何阻拦,仿佛一切本该如此。
  
  他看到了。
  
  华丽精致的城堡,花园里盛开着无数花朵争奇斗艳,不时有佣人进进出出,人们在大声交谈,这里的一切都不似书上及外界传言的那般,倒像是从中世纪画册中走出来的,从多年前一直到今天都依旧繁荣的城堡。
  
  很快有人注意到了他,佣人们热情地邀请他进入城堡与主人共进午餐。
  
  这是我的荣幸。魔术师说。
  
  魔术师顺利地进入了城堡,被佣人引荐到了皇帝陛下的面前。
  
  传说的皇帝陛下此时正在西边花园里看书喝茶,见到了魔术师也没有摆任何架子,只是单纯的邀请魔术师一起喝茶。
  
  这位皇帝陛下有着清晨阳光一般闪耀着的奶金色短发,清澈海水般如同天底下最美的蓝宝石那样的宛如天空的双眼,以及——强健的体魄。
  
  在短暂的交谈中,两人交换了姓名。
  
  皇帝名叫天祥院英智。
  
  魔术师名叫日日树涉。
  
  皇帝给魔术师讲述自己在城堡中发生的趣事,魔术师给皇帝讲述自己在大千世界的见闻。
  
  他们并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反倒像相熟多年的老友。
  
  在交谈中,魔术师总是觉得面前的这位皇帝的身体应该是病弱的,而不是现在这样,但是他没有去深究。
  
  这一天,皇帝带着魔术师逛遍了整座城堡,魔术师也给皇帝展示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新奇表演。
  
  夜幕降临,钟声响起。
  
  白日繁华的城堡陷入一片死寂,活生生的佣人瞬间化为粉末,新翻的城墙在短短几分钟泛黄、爬满了藤蔓,花园的蔷薇挡住了所有的路。
  
  身边的人对此不知是见怪不怪还是根本没有发觉,继续拉着魔术师聊天。
  
  他不说,魔术师也乐得清闲。皇帝请求魔术师带他回到房间,皇帝躺在他的床上咳出了血。
  
  魔术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乎没有。
  
  他从口袋中拿出了那一本落满灰尘的书和一小瓶药水。书放在了皇帝的床头,药水喂给了皇帝。
  
  “睡吧。”他说,“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皇帝陷入了沉睡,魔术师想起了一切。
  
  曾经的皇帝,不算残暴仅是有着铁血手腕,更多的却是为民着想这样地统治着国家,相对的,他的身体却是随时可能死去的病弱模样。
  
  这样的皇帝受到人民的爱戴。然后,他与西方的一位魔法师相恋了。
  
  这样的魔法师不忍心看着恋人的逝去,找到了一种方法,配置出魔药后,王国受到了一场灾难。
  
  这是天灾,作为魔法师的日日树涉无力挽回,只能以魔药为本,付出代价挽回了天祥院英智的生命。
  
  代价是——生生世世不再见。
  
  就算是这样,魔法师也仅仅恢复了城堡众人在白天行动,一到夜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皇帝也在夜晚沉睡。
  
  有着永恒生命的魔法师在离开后,害怕自己回来寻找爱人,于是封印了记忆,在各个国家流浪。
  
  也许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找到了能让爱人永远健康且佣人夜晚像白天一样的方法,于是尽管没有记忆,仍然带着药来到了这里,现在把药交给了他。
  
  魔术师该离开了。
  
  皇帝陛下醒来后发现身边空荡荡的,觉得少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少。
  
  后来,人们听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个繁荣的国家。
  
  魔术师在自己家里醒来,觉得似乎忘了什么又觉得也许什么都没有忘。
  
  后来,人们听说在大西洋的彼岸有位著名的魔术师。
  
  后来,人们听说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很棒的故事呢♪涉。”
  
  “皇帝陛下喜欢就好!Amazing!您的小丑会不断地为您献上惊喜与爱之歌!”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