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

世界上的幸运很少
杂食 甜党
挖坑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涉英】我只是想要涉亲亲


阅读须知
ooc
短打小甜饼
英智变小后只有感情没有记忆
窗户纸没点破的双箭头
有私设
考试前攒rp

  
  
  临近年关,各种各样的大型梦幻祭准备、各个组合的申请以及自身组合的忙碌,直接导致了学生会的工作越积越多,到现在已经快要堆成山了。
  
  学生会的成员们也只能紧赶慢赶尽快地审核批阅,争取早日把工作文书处理完。
  
  就连平日里对工作不甚上心的姬宫桃李和因身体原因也无法大量工作的天祥院英智也加入了大部队。
  
  这天,衣更真绪和姬宫桃李为了梦幻祭的准备工作离开学生会出外勤去了,伏见也跟着桃李一同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自称“处理文件的速度是学院里最快”的皇帝右手和有些着凉结果被他的右手勒令待在学生会室处理文件的某位皇帝。
  
  随着已经处理好的那一叠文件的渐渐的变厚,天祥院英智觉得自己的脑袋也在渐渐变得昏昏沉沉。
  
  强忍着不适,天祥院英智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逼迫自己清醒起来,可终究不敌来自身体的本能,眼皮沉重起来,整个人仿佛落入黑夜。
  
  “Amazing!爱与惊奇的日日树涉给你们—拜—早—年—了!”日日树涉从不知哪儿出现,突然大声的问候。
  
  莲巳敬人显然已经习惯了日日树涉时不时地抽风,手上没停的继续处理文件,连一个眼神都舍不得给他。
  
  “?”日日树涉感到奇怪,往日总是会笑着叫他一声“涉”的英智刚刚对他的话完全没有反应,无论是责备还是欣喜。
  
  天祥院英智的身影似乎已经完全淹没在文件的海洋中了。但是日日树涉并没有在办公桌边看到他。
  
  日日树涉绕道了办公桌的后面,眼前的一幕让他在心中再次大喊了一声“Amazing!”
  
  小小的、看起来莫约7岁的天祥院英智穿着明显大了不止一个号的冬季校服,整个人蜷缩在木质的靠背椅上,脑袋微微后仰,眼睛闭着,略微有些长的睫毛轻轻的扑闪了一下。
  
  一下、两下,他的眼睛缓缓睁开,中带有明显的雾气和尚未清醒时的迷茫。转过头,对上了正在看他的日日树涉的双眼。
  
  看见了日日树涉的小天祥院朝着他努力露出了一个很微小但是无比甜蜜的微笑,似乎准备开口说什么,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小天祥院吸了一下鼻子,又准备开口,却再次被一连串的喷嚏打断。
  
  被这明显不属于日日树涉的声音打搅了思绪的莲巳敬人终于抬起了他宝贵的头,起身来看看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又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
  
  看着眼前明显是小时候的天祥院英智和“罪魁祸首”日日树涉,莲巳敬人觉得自己的胃搞不好真的会穿孔。
  
  于是,在这个冬季的某一天下午,私立梦之咲学院里再次出现了响彻云霄的一句“日日树你对他做了什么?!”
  
  在吼完后,小天祥院拉了拉莲巳敬人的袖子,无辜地说,“涉、没有对我做什么的!”一面说,一面断断续续地打喷嚏。
  
  脸色已经黑如锅底,已经比阿多尼斯还黑的莲巳敬人沉默了一秒,然后干脆果断地转身选择继续处理文件以此拯救他的胃。
  
  只留下了一句轻飘飘的“日日树你看着办吧。”
  
  目送莲巳敬人离开的日日树涉决定先让这位小皇帝把他的风寒治一治。
  
  日日树涉单手凭空一抓,手上出现了一个瓷杯。瓷杯里装着深褐色的液体,上面浮着细碎的小姜粒。
  
  “乖,喝完了给你吃糖哦?”面对小孩子,日日树涉收起了平时的戏剧腔。
  
  小天祥院嫌弃地看着这杯红糖姜茶,拼命摇头拒绝,“这个难喝死了!”
  
  “但是喝完了吃糖就不难喝了,很甜的糖哦♪”
  
  小天祥院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丝的动摇,“那”他说,“涉亲亲我就喝!”
  
  “……!”日日树涉的表情有一丝裂痕,随即笑起来,在小天祥院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亲亲。
  
  小天祥院如愿得到了那个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的人的亲亲,乖乖地喝下了姜茶,又要了一块糖。
  
  现在的天祥院英智明显无法处理文件,跟莲巳敬人打了个招呼后,日日树涉抱着小英智去到医务室休息了。
  
  待二人醒来,夜幕已经悄然降临,闪烁的灯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空,也给伸手不见五指的医务室带来了微弱的光源。
  
  借助这一点点的光,日日树涉发现原来的小天祥院已经变回了原来英智。天祥院英智也睁开双眼,笑着对日日树涉说:“涉,要亲亲。”

       
         还在学生会室的莲巳敬人:mmp

评论

热度(49)